相知相守

三月大地,春息扑面,簇簇繁花,竞相争艳,长田踏青,春暖花开。二十六载,相濡以沫,历经风雨,初心不忘,携手同行,且珍且重。

新 貌

阿芬的日常

深夜的23:37,阿芬洗好澡走出浴室,随手关掉了客厅的灯。父母早已睡下,家中只阿芬的房间里闪着光亮了,孤零零的好像外边遥远天空中同样孤独的一抹惨白明月,可那月是因为只顾着独自发光发亮才使本该陪伴其旁的星星们纷纷离去,最后落得孑然一身的下场。而阿芬却只有一个人,一个普普通通独自复习到深夜的高三学子。

华政5—4016

  被电场和磁场搅得心烦意乱的阿芬目光逐渐呆痴,未定焦在题目上的眼神出卖了她,心里想着的恐怕早已不是物理了,只是那走神的思绪是课业忧愁还是少女怀春就不得而知了。

钻石酒店

“滴——”手表的整点提示划破了杂乱思绪,这声响却愈发衬出安静的死寂。阿芬看了眼手表,放弃般的叹了口气,收起考卷,又看了看明天的课程表,是黑色星期四啊——大家公认的课和作业都最多的一天,数理化还连着上。仅仅是看着课程表,阿芬都能感到明天即将到来的课堂上的困倦,便赶紧上床关灯,期望明天一早能有个好精神。

 合上眼,一觉到天亮。

来到教室,早来的组长已经开始收作业,要好的朋友间窃窃私语,认真的学霸依旧刷题。熟悉又吵闹的气氛使阿芬的心情微微上扬,教室的每一处都有青春的气息止不住地溢出来。真好。

“大长腿”

 下午的化学课,老师又是讲评作业。化学老师每次讲作业全班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唯独他本人丝毫察觉不到,仍热情地在讲台上唱独角戏。就这一点,阿芬很是佩服他,可这也抵挡不住病毒般迅速扩散开的困意,又是一节废掉的化学课。

春之舞曲

阿芬强撑着头,眼睛却不自觉地闭上了,不过两秒再睁开好像精神了些许,但又只是短短几秒就又慢慢阖上了眼皮。看来周公召唤她的意识很强啊。像是过了很久,阿芬猛然惊醒,一看手表不过过了短短一分,阿芬知道自己困成这幅狗样撑到下课会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啊,难熬的化学课。

有所思

  突然窗外起了一阵风,清冷的风吹得窗帘布肆意飘舞,也一同吹散了阿芬浑浊的思绪。阿分抬头看了看讲台上的化学老师,离自己真远。少听了那么多,早已跟不上老师的思绪,又撇到身旁的同桌也是云里雾里周公里,于是索性放弃。

阿芬想起午自修时班主任来教室说的话。其实不过是些老生常谈,但不知为何在今天偏偏激荡起了她的心思。

‘所 学’

 自己将来到底要做什么?想到这个阿芬脑里便是一团乱麻。父母以前明着暗着提过很多次这个问题,只是阿芬总是想不出个所以然,父母也只能作罢。可是一想到工作,阿芬就不禁怅然,觉得自己一无所长,仅有的兴趣爱好都不过三脚猫功夫,拿不上台面更没有觉得能凭此为生的念头。越想越失落。阿芬对于黑板上离高考还有xx天的红色粉笔字和教学楼侧早已挂上的鸡汤横幅向来无感,但在这一刻,她有些害怕了,害怕离开这里,害怕自己是在浪费不再来的青春,害怕这前方渺茫的未来。

撒 欢

 阿芬渐渐红了眼,发现那想要宣泄的情感如此强烈时自己却是也不禁一怔,这也太多愁善感了吧,更况且还是在课堂上。此时负能量越积越多,怎么告诉自己不能在课堂上出糗都阻止不住泪水湿润眼眶了,只好将头低的更低了些,没人看到才好。泪眼朦胧中,阿芬想到了近来特别喜欢的一句话,“彩云易碎琉璃脆”,

‘牧 羊’

美好和幸福总是消散得很快,无声无息不留证据,绝不会因为人心的思念多留半刻,带过后回忆起时,都不住怀疑其是否真正存在过,亦或是大脑为了安慰自己编造出的臆想。突然对未来很是恐惧、无力、迷茫,心里百感交杂。深呼一口气,心情慢慢平复,害怕被老师或同学发现的慌张这时才充斥心头,赶紧故作镇定,假装认真听课的样子偷偷看了看四周。还好,没人发现。也是,不会有人注意到的,谁会想到,在这样一堂普普通通的课堂上,向来在班级里平凡无奇、遵规守纪的乖乖女竟有如此的情感涌动?

建设中的龙之梦

 下课的时候阿芬几次想问问同桌的理想专业是什么,但同桌好像一直很忙。邻桌的男孩一直和后面的同学吵吵闹闹,上课可不见他有此般活力。他们说笑素来大声,前后左右的同学都听得到,男生偶尔出糗也毫不扭捏。阿芬不是没有羡慕过他们,那样子才青春嘛,只是自己不是没有尝试过加入,最后一次主动表示友好是什么时候?

‘太湖古镇’

阿芬只记得自己跟着她们的声音调侃了一下出糗的当事人,许是自己声音太轻了,隔壁的小团体没有听到,仍是自顾自笑闹着。其实根本不是什么事儿,也没人会觉察到自己的尴尬,只是阿芬觉得十分挫败。明明自己已经努力装作很开朗了,为什么没有改变?所以在几次三番的尝试加入而得不到回应后也罢休。现在旁边一起笑的时候她也会笑笑说两句玩笑话,然后继续埋头写作业。不知不觉,离上一处笔痕已过去了好久。

镇 内

 最近可真容易发呆啊。阿芬却是不禁嗤笑刚刚当堂欲哭的行为。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做着如此幼稚的事,连哭的具体原因也说不上来。而且,她又有什么好对高中生活念念不舍的?距离别都还有好久的时间,自己倒是伤春悲秋起来;再说,自己跟班上的大多数同学都仅仅是泛泛之交,怎么说都不该会这样。也许只是想哭吧,压力和抑郁堆积着总需要一个发泄途径。

绽 放

 放学理书包时偶然发现桌上的层层书册下有一张明信片,是许久未曾联系过的初中同学寄来的,一字一句、热情又亲切。一天内有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惊喜就很让阿芬开心了。好像原本压抑了一整天的心情终于转晴,乌云被吹散,微风荡漾。

故地重游

 回家的路上,走过一辆停在路边的车,车里有个扎着羊角辫、大约刚满周岁的小女孩将头微微探出车窗,直勾勾的凝视每一位路过的行人,天真又迷茫的神情好像能从他们身上看出什么人生的大道理似得。阿芬注意到对方的眼神,也直勾勾的看了回去。小女孩仍是那样,毫不矫揉做作的可爱。

娇 艳

不知为什么,阿芬对这个小女孩特别有好感,破天荒的向她迈步过去,随之绽放出一个再明媚不过的笑容,握了握她肥肥的小手,也不管她能不能理解,对她说:“未来很长,但你的明天会像现在一样美好”。

其实更像是对她自己的激励吧。

未来很远很长,路途充满了未知,我只愿每一个明天都如此刻般美好。


2016.11.30

花团锦簇

茶中清明

清明祭祖。一行人驶着轿车,浩浩荡荡向乡下行进,留下满路灰尘。

舅婆许是早就在门口等着我们了,看见我们便招了招手,把我们迎进屋子,给每人泡了一杯熏豆茶。早春的气温还不是很高,开水的蒸汽在空气中缓缓升起,云烟袅娜而氤氲,他们扯着天南地北,我却看着这杯茶出了神。

 熏豆、芝麻、胡萝卜丝与橘皮构成一杯完美的熏豆茶。我仿佛能看见舅婆坐在小板凳上摘毛豆的身影,佝偻着背,一粒又一粒。洗净剥好的青绿豆子需用水煮熟后放在灶台上烘干,方能成为合格的熏豆。

大家起身准备向坟地出发,我也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从想象中回了神。

留 存

 在坟前点上几柱香,放下一叠黄色的纸,舅公找出打火机点燃了纸。我看见中黄的纸片被火舌吞噬者,瞬间变小了许多,边缘处还燃着桔色,不断有烟灰色的飞絮升空,轻柔地一丝一丝飘散,最后消散在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中。在这之后是放炮,噼里啪啦一阵响,燃烧的光华突变为灰色,在清明的气氛中无影无踪。像是嘶声力竭的吼叫,为了让天上已安息的人们感受到一丝牵挂与温暖,这一点点的火花会寄托人们的思念与问候的千言万语,飞扬到他们的心上。

远眺‘摩天轮’

 大家表情淡然,没有谁悄然落泪,也没有谁毫不在意,更没有谁像电视剧中那样与一块墓碑自言自语倾诉心事。这不是不尊重或对他们已不尽想念,而是因为这场仪式是为了让天上的亲人们感受到我们的关怀与敬重,体现生命的代代繁衍与香火旺盛。他们坟前的香终会燃尽,但这一份亲情如黑夜里的明珠永不黯淡,如无形的锁链扣住人们的根,连接远在世界两端的人们。

出 神

 思绪飘散,又来到了熏豆茶那一幕,洗净橘皮,我想是能感受到舅婆仔细用刀刮去橘皮里一层白丝时传递的体温,又将它们摊开在竹篮上,沐浴阳光。舅婆将洗好的胡萝卜刨丝,在经盐腌过后,让它们一起接受太阳的洗礼。晒干后,加上炒熟的白芝麻,与舅婆的那一份心意,冲上热开水,一杯别有滋味的熏豆茶就泡成了。好像能看见小时候的舅婆也坐在这儿,喝着熏豆茶,想我所想,思我所思。一杯茶碎微不足道,祭祖时的一卷爆竹虽小,但这一点一滴才能构成代代相传的民俗文化,也是一辈辈人生活的价值所在。

专 注

 清明的爆竹声不断,民俗的传承不断,未来的希望不断。

我注意到窗外树旁的野草茂盛,注意到舅公一家的一亩三分地里萝卜青菜,注意到天上鸟群整齐飞过,注意到墓地刚拜访过的足迹。

仰头喝尽那一杯熏豆茶,踏上了归家的旅程。


2016.3.1

晨 曦

   随 笔

8月26日,结束了我惬意的暑假生活,迎来了军训。在军训的5天中,我感受到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

 在宿舍的阳台上,晚上能看见不远处仁皇阁暖黄又闪亮的灯光,因为在5楼的缘故,学校前道路红绿灯以及车尾灯的亮光,还有远处影影约约双子大厦绚烂的灯带都收入眼底。我特别喜欢光影夺目的城市夜景,然而此时此刻,远眺熟悉又朦胧的城市,不禁有些惆怅,第一次离开父母经历集体生活的我,能适应吗?

执 着

 “咚咚咚”,室友跑去打开了宿舍门,原来是她的母亲来了,还拎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袋。她的母亲与我们打了招呼,看见我们都穿着拖鞋,便在洗漱台的区域脱下鞋子,只穿着袜子走了进来。打开袋子,是一些忘记带的生活必需品,一大串葡萄和一盒用塑料保鲜盒装着的切成块的哈密瓜。她招呼着我们一起吃水果,用满满的母爱抱怨着上次带的怎么还没有吃完,又去阳台拿了拖把给我们拖地。

樱花树下

 室友去洗澡了,我们在分享她母亲带来的新鲜水果,而她母亲却独自在清理着洗手台上的水渍和地上的头发。她母亲帮我们打扫完宿舍,又走到她桌子旁,叠好随意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摆齐书架上的书,给盆栽浇水,把桌面擦干净。最后在临走前还不忘叮嘱女儿要多吃水果。

 以前看到过赞颂母爱伟大的文章,也听过感人的母子故事,可是只有在这时才感受到真真实实的母爱,想起了许多夸奖各种岗位工作者的报道都用的“任劳任怨”这个词语,但我认为只有父母才足够用这个词语描述,他们对孩子的是深刻又无止境,是没有报酬却甘之如饴的。他们为了孩子的未来劳累地奔波着,有时还要忍受青春期孩子不懂事的抱怨与叛逆的行为,他们才称得上是任劳任怨!

花之约

 说到母爱,用多华丽的词藻都不为过,但都体现在每一个细节,每一件小事上。

再看夜景,看到了恍惚又真实的城市,也少了一丝对未来的担忧,多了一份来自父母的力量,暖洋洋,也不由自主地想要落泪。


2015.9.4

春天的高铁

   外婆的梅菜和肉

小时候曾在外婆家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外婆家在标准的江南水乡,白墙黛瓦、青岩石板,两排房屋肩并肩紧紧得排在窄窄的河的两边。外公是河上的船工,年复一年的把李家的米送到王家,朱家的砖运到赵家。外婆是一位贤惠的家庭主妇,每天就在家打扫、做饭,日落之时,炊香从屋内飘出,悠悠地伴着金黄的余晖撒向远方,无声的等待外公归家。

破 芽

  而我不大喜欢出门,每天只是在外婆的小院里活动。活动些什么呢,现在的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记得小小的一方天井和四边顶檐我都能看上半天。外婆的晚餐是最吸引我的,因为外公工作的原因,中饭往往比较随意,而晚饭就不一样了,是一家人在劳累了一天后的正餐,外婆总会精心准备,梅菜烧肉、红烧鲤鱼或是家常豆腐,每一道菜现在想起来还是回味无穷。

比 肩

尤其是梅菜烧肉,如果知道了今天会做,我是能巴巴地爬上灶台看上一天的。却也怪,在我看外婆烧菜的九九八十一回里头,竟没有一次提出要学,而只是看着:看着外婆从柜子里拿出秋天做好的梅菜;看着外婆哼着越剧将五花肉切的方正;看着外婆在大锅里翻炒,红黑色的蜜汁沸腾起一个个的小泡,直到最后起锅、关火。这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菜 浪

 后来,我到了读书的年纪,从那个闭塞落后却朴实温暖的小镇搬了出来,到城市与父母住在一起。可能是从小由外婆带大的缘故,我和爸妈并不很亲,而且他们总是很忙,不是加班就是应酬,没有时间管我生活起居的琐事,自然也不会为我烧饭。烧饭是家中保姆阿姨的职责,她会在五点之前准备好三菜一汤,然后悄然离去。

春 色

 其实这样的饭菜很丰盛,并且菜式在一周之内不会有重复,可是每晚的饭桌上只有我一人,而且菜里总是缺了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感觉,味道只是平淡无奇。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我开始变得沉默,总是发呆,也不主动与学校里的小朋友交往,只怔怔的坐在教室的椅子上,思念小镇、思念外婆、思念梅菜烧肉。

沉 醉

 这种状况过了大半年才有所好转。我不强求能像别家孩子一样和父母亲密无间,毕竟少了那么多年相处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的一厢情愿就能弥补回来的;也不再总是想起带着乌毡帽的外公和围着墨绿围裙的外婆,因为童年是已经回不去了的,但那一道梅菜烧肉却一直萦绕心间,挥之不去撇之不开。我记得小学毕业的同学录上有一栏要写最喜欢的东西,别的同学都写了巧克力、小狗或是热气球之类的,我却一笔一划认真地填了梅菜烧肉。这大概也是我保留在心关于那里的最后一点执念了吧。

迷 恋

 是的,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再也没有回过那里,只是每年准时寄来的一箱豆腐衣和一包梅干菜还能证明他们一切安好。只是这些东西从收到的那一天起就被放在冰箱的最里层,直到年底都不会被动过,而新的一年又会一模一样寄一份新的来——家里的保姆不烧豆腐衣和梅干菜。我不好意思向保姆提要求,只是在有一天突然想到,要给自己做一道梅菜烧肉。

好 想

于是我翻出冰箱里的梅菜,解冻了保姆用剩下的五花肉,开始做菜。我之前从未做过梅菜烧肉,也没有上网搜索过菜谱,可这流程就像做过千万遍一样刻在我的心头,一下手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泛起一股心酸,我吸了吸鼻子,点火、倒油、下肉。菜很成功,我盛了一小碗饭,和着梅菜烧肉一起吃。香甜的汤汁、爽口的梅菜、肥而不腻的肉块,我终于知道了保姆的菜缺的是什么,是那股来自外婆的温暖和踏实。

沐 浴

 闭上眼,又回到外婆的小院,庭前花开花落花满天,天边云卷云舒云叠云。我看到外婆坐在树旁择菜,等待外公归来。

未来的路途充满未知,但是守着心中的一片纯净,再艰难我也能勇往直前。




2017.4.16

流 连

有缘再见

过去的一个星期,恍恍惚惚,直到分别的那一天才觉得像梦一场。

他们到来于周五晚上,我看着一个个人下车来,迎接他们的都是中方学生热情的拥抱,一个一个下来,我看到了Juliane,她穿着一件墨绿色外套,向我腼腆地笑笑,然后拥抱了一下。

小 栖

 那天晚上唱歌时她和Marios一起自拍时绽放出了大大的笑容。只需一秒钟,她们的影像留存了下来。

我记得第二天中午我们走到了南浔古镇的一家面店,我帮她点了一份千张粉丝煲。她还甚不熟练地使用者筷子,样子看起来颇有违和感,可是她眼里有无法掩饰的认真与执着。

 我记得周日在银泰城拍大头贴,她和Julia一起摆出可爱的姿势,眼睛十分大。那天她不是害羞的安静的Juliane,而是那个在德国打翻了果酱嘿嘿一笑说Qops的Juliane。

然后是礼拜一,五个人在悦四海吃自助餐时,她第一次尝试吃寿司,她直对我说以前从未试过寿司真是太遗憾了。

 礼拜二晚上去了赢风堂吃日料,她和Kati还有Lena对着上来的每一份寿司和饭都拍了照,大家都吃得很饱。那天是另一个交换生Max的生日,她为他准备了礼物一起去玩。

周三在倪佳恬家的Sleepover记忆犹新。与她父母一起在餐桌上的家庭谈话仿佛我们五个人本来就是一家,还有她看到钢琴时的喜悦。她拿起琴架上一本巴赫的琴谱就开始弹奏起来,有轻有重,有缓有急,饱含情感。还有周四大家一起玩的uno与当作小礼物的耳钉。

‘流光溢彩’

 一个星期怎么够呢。

我还有那么多事情想让你体验,

也许这一别就再也不会见面。周五早上还有夜色的清晨送别终究是太不真实了,让这一切的一切都恍如湮灭。

有同学说“家里少了3口人”。我也何尝不是呢?与她度过的两个星期,厄林根或者湖州,都太过美好,值得用一生来回味。

我们,有缘再见。


厄林根之回访

2016.11.12

长田漾

石 淙

远眺‘莲花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