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图片取自网络

音乐:等你回家

夜深沉,灯昏暗,多少个酷暑严寒,那双等待的眼睛,彻夜无眠。回家的路,有多远?妈妈的等待,就在灯火阑珊。

八十年代后期,我能有自己的拖拉机,虽不赚钱,那也是风光无限。

时常没有活干,多数时间在家闲着。有一天午后,突然接到大哥捎来的信,让我去他公司送柿饼。我十分高兴,大哥能用我的车送货,我甚为激动。连忙收拾东西,准备赶往那里。

他们公司不大,就几个人,主要经营农副产品。大哥任公司经理,他是个很传统又很严厉的人。

自我父亲去世后,妈妈时常的谆谆教导我,有父尊父,无父尊兄。妈妈的教导在我心里已成为烙印。我从小就把长兄如父的理念牢记于心。

妈妈听说我要去青州王坟送货,路况不好,又是跑夜车,很不放心,叮嘱我一定找个伴。我安慰她说:“给我大哥公司送货,他们肯定有人跟车,您放心吧。”

我开车去公司装完柿饼,已是下午四点左右。临走前我找到大哥问他谁跟车去。大哥说:“我们公司就是几个人,我们实在没办法去,你来时怎么也不找个伴啊。”

我心突然一沉,从我们家到王坟,全是盘山土路,沿着太河水库的山顶上走。车况不好,又是黑夜,路况还不熟悉。去时货主跟着车,往回走只有我自己。人生地不熟,路上一旦出现问题咋办?

事已至此,别无他法,临时也没处找人,只有硬着头皮自己去。

事后我才知道,我走后不久,我三哥听说我自己去送货,很不放心。骑着自行车一路追到口头村,没有追上我。再往前是上坡路,自行车更追不上,他只好返回家里。

到达王坟已是深夜,卸完货,货主再三挽留,让我天亮再走。我知道妈妈一定一夜无眠,我不回家,她不会睡觉。妈妈的挂牵,谁也替代不了。那双明亮的眼睛,时刻等待着我。那双盼望的耳朵,时刻聆听着我的声音。

我倔强的开车往回走,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没有恐惧,没有胆怯。思绪万千,想着家中期盼的妈妈,快点回家,好让妈妈放心。

回想起以前夜里出发,因没有闹钟,妈妈怕我误点,让我安心睡觉,她却在夜里守候着。妈妈就用那双等待的眼睛,一分一秒的熬。

妈妈,您是我的唯一,我却是您一生的牵挂。

凌晨四点左右,我顺利的回到家,村里寂静无人,无一家亮灯。只有我家的窗口,灯光明亮。那是妈妈听到我的车声后,第一时间开灯,迎接我的到来。

妈妈又是一夜无眠,颤巍巍的颠着小脚在大门外张望,寒风中佝偻的身躯更显渺小。她就在黑夜里孤独的等着。看到妈妈那一刻,我的心好痛!好痛!妈妈,您为了儿子,操碎了心。儿子是你的心头肉,儿子是您唯一的牵挂。

妈妈,您用一生的陪伴

用无私的爱,无私的奉献,

心甘情愿的为子女付出一生。

妈妈,您那双等待的眼睛,就像天上最亮的星星,在夜空中照亮着我。